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妈妈和我的同学
妈妈和我的同学

妈妈和我的同学

」一郎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「刚放学,明义就神秘晰晰的叫过我。

  」什么事?「

  明义眨着小眼,附在我的耳边∶」我┅┅我妈说要请你吃饭。「」丽香阿姨?「眼前不由的浮现出一个多月前的情景,丽香阿姨那挑逗的眼神,技巧的手,圆圆的屁股┅┅」一郎,你去不去啊?「

  回忆被打断,我没好气的回道∶」真的还是假的?你可别骗我啊!?「」当┅┅当然是真的啦!「他的小色眼放着光,脸兴奋得有些发红∶」我妈说很想和你┅┅在一起吃饭。「丽香阿姨和我吃饭干什么?」那吃完饭呢?「一边想着丽香阿姨的身体,一边问道。

  」那我就不知道了,我今晚不在家住,看通宵电影。「明义手里拿着电影票,那是一家专放成人影片的影院,看来他说的是真的。

  」你真不回来吗?「明义这小子很坏的,可别设套让我钻。

  」你要不信就别去好了,我回家。「明义做势要走。

  」别┅┅我去!「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,以后还真不易碰上。

  」那我先走啦。「做了个鬼脸,明义欢快的跑了。

  」妈妈,我今天不回去了。「我给妈挂了个电话∶」我今天看通宵电影。「」那你在哪吃饭啊?「妈妈关切的问着我。

  」随便吃点就行了,明天是周末了,嗯┅┅您也要注意呀。「挂完了电话,我心里轻松起来。」丽香阿姨┅┅丽香阿姨┅┅丽香!┅┅「心里反反复复的念着,一会儿,就到明义家了。

  」一郎来啦,快进来。「丽香阿姨为我打开门,把我让到屋里,她穿着一件紫红色的小背心,两个圆鼓鼓的大奶子撑得老高,从外面就能见到奶头的样子。腰上围着围裙,两条未穿丝袜的光滑大腿裸露着,」一郎,你先等一会儿,阿姨正在做饭呢。「安排我坐下,丽香阿姨又跑到厨房去了。

  明义的家里布置得富丽堂皇,这不禁让人惊讶,以丽香阿姨的收入应该没有这么多钱,单凭她做售货小姐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。

  」一郎,来帮阿姨一下。「丽香阿姨在厨房叫我。

  」阿┅┅啊?!「跑进厨房,里面的景色让我惊叫起来,只见丽香阿姨正弯着腰做饭,她竟然没有穿裙子,撅起的臀部分开围裙,光滑的屁股中间,一条黑色的细带穿过臀沟,丁字裤!想不到丽香阿姨的下身只围了件围裙,随着她手的动作,臀肉微微的起伏,中间的细带似有摩力一般吸引着我的眼。

  」阿┅┅「看着阿姨的臀部,我说不出话来。

  」一郎,「丽香阿姨回过头,见我吃惊的样子,嘴角露出笑容,屁股轻微的扭了一下∶」来帮阿姨把这个端上去。「丽香阿姨指着身前的盘子。

  」噢。「我走上前,丽香阿姨一躲,屁股正好顶在我的肉棒上,」啊┅┅阿姨┅┅「虽然隔着裤子,她屁股的弹性仍让我不禁叫出声来。丽香阿姨并没有躲的意思,屁股往后撞着,媚声问道∶」现在就硬了吗?「」阿┅┅姨,你的屁股好软,啊┅┅「我的手改去摸她的臀肉。

  」喜欢吗,一郎?「

  」我┅┅我好爱她。「

  丽香阿姨两手支在案板上∶」你可以尝一尝┅┅「阿姨一边说,一边分开大腿,屁股撅起来。

  」噢┅┅天,我真要试一试。「我蹲下身子,两手扶着丽香阿姨的大腿,把脸靠近臀沟。

  」一郎,可以舔一舔那里,明义很喜欢的。「

  」啊┅┅啊┅┅「我喘着粗气,舌头在她的臀肉上来回的滑着。

  」呀┅┅呀┅┅「丽香阿姨的叫声有些特别,她的手撩开细带,美丽的菊花瓣就在眼前。」一郎┅┅把舌头伸进去┅┅呀呀┅┅「

  可能是经常被插的原因,丽香阿姨的屁眼呈一个小小的圆洞,我圈着舌头刮着菊花瓣。」呀呀┅┅一郎┅┅往里面伸┅┅用点力舔┅┅呀呀┅┅呀呀┅┅「屁股下沉,快坐在我脸上了,湿润的小屄发出骚味。

  」呀呀┅┅一郎的舌头┅┅呀┅┅先饶了阿姨吧┅┅哎呀┅┅呀呀呀┅┅「丽香阿姨推开我的头,转身说∶」一┅┅郎君,饭快好了,吃过后再来吧。「

  想到今晚可以住在这里,我听话的点了点头。

  吃罢晚饭,丽香阿姨坐在我的腿上,和我谈起明义来∶」我们家明义其实也不错,只是家伙小一点。「丽香阿姨握住我的鸡巴,手指不时的挑逗龟头∶」要是能像一郎这样就好多了。「」那我们现在就来吧。「我抱起丽香阿姨,往卧室走去。

  」铃铃铃┅┅铃铃铃┅┅「

  」一郎先放下阿姨,我去接电话。「

  」喂,是直野先生呀┅┅什么?┅┅您一会儿就到?今天┅┅噢┅┅方便,您来怎会不方便呢,我洗好了等您。「

  」一郎,对不起,阿姨一会儿有客人来。「丽香阿姨婉惜的对我说。

  」他什么时候走?我可以等的。「熊熊的欲火烧了半天,我不愿离去。

  」他今天会住在这儿,听阿姨的话,下次再来吧,嗯┅┅「丽香阿姨给了我一个吻,帮我穿好衣服。

  」那下次我什么时候来?「

  」只要阿姨没客人,什么时候都可以的,半路上小心一点啊。「从明义家里出来,心里恨恨的,不知是哪个老家伙偏这时候来。回味着阿姨的淫态,我用手掩着发胀的鸡巴,悻悻的往家里赶。

  快到家的时候,正巧看见妈妈把一个人让进去,这么晚了,难道妈妈又┅┅我悄悄的走进院子,搬了个高凳爬上露台,房里的人让我吃了一惊∶明义!他说好的要看通宵电影,没想到上了他的当了,我趴在墙角,往里面偷看。

  妈妈似乎刚刚洗过澡,只穿了件半透明的睡裙,裙子的下摆将将盖住屁股,妈妈在明义的对面坐下,两腿交叉着,高根拖鞋的尖部是红艳的脚趾,从明义的角度应该可以看到她的大腿根。

  」明义,这么晚了,找一郎有什么事么?「妈妈的小腿轻轻的摆动。

  」阿┅┅姨!「眼前的春色让明义有些紧张∶」我是想找一郎借一本书,顺便请您┅┅帮个忙┅┅「明义两眼盯着妈妈的高根鞋,懦懦的说着。

  」阿姨能帮你什么忙呢?「

  」我想┅┅「明义从跨包中掏出一个东西来。

  妈妈的」写真影集「!这家伙想干什么?妈妈一定会生气的。

  」我想请您在这上面签个名。「明义站起来,把写真集集向妈妈递过去,妈妈并没有接,仍旧摇动着小腿∶」淘气的孩子,你也看了么?「

  」我是您的┅┅影迷,您能为我签吗?「

  」你要阿姨的签名,是为了向同学弦耀吗?「

  」不是的,我是想┅┅把她收藏起来,请您┅┅「明义朝妈妈行了个礼,两手前伸,保持着行礼的姿势。

  」好吧,你把笔拿来。「明义把笔递过去,站在妈妈的身前,他的裤裆有些变形。妈妈把腿放下,鞋尖滑过明义的凸起部分,」阿┅┅阿┅┅姨!「明义打了个冷颤。

  妈妈接过影集放在大腿上,身子往前一探,尖挺的奶头清晰的展现出来。

  」阿┅┅「他的裤子被撑得更高了。

  」明义,你真喜欢这本影集吗?「

  」是的,这是我看过的最过瘾的。「这种话他也敢说。

  」那┅┅你最喜欢哪一张呢?「妈妈竟然这么问他。

  明义往前移动脚步,紧靠在妈妈身边∶」是阿姨的照片我都喜欢,这张最刺激我┅┅「明义翻开影集,在上面指指点点。

  妈妈的脸渐渐红了,眼角瞟著明义的下身,拉著明义的手,让他坐在身边∶」那,你是怎么过瘾的?「」阿┅┅姨!我┅┅我┅┅「没想到妈妈会这么问,明义说不出话来。

  妈妈把写真集放在一边,站起身来,坐在明义的腿上,手搂在他脖子后面,明义兴奋而又吃惊的看着妈妈。」像你这样的年龄,一定会想要妈妈的身体,你和丽香做过了吗?「妈妈用手拉开睡裙的带子,睡裙从肩膀上滑下来,她的上半身暴露在明义的眼前。

  明义反到不敢抬眼∶」我和妈妈做过┅┅几次,但┅┅「」但什么?「

  」但是我心里幻想的是阿姨的身体,每天我都要看着您的写真来打手枪。阿姨!你┅┅你是我的偶像!「明义抬起头,看着妈妈的脸∶」真的,我好想要阿姨的┅┅「站在窗外,眼见明义对妈妈的不敬,我心想∶只要妈妈反对一下,我马上就冲进去。

  」那,现在阿姨就坐在你的怀里,你怎么不敢呢?「妈妈用手抬著明义的下巴,直视着他的眼睛。

  」我怕┅┅怕您笑我。「

  妈妈从明义的身上下来,抓著明义的手放在奶子上∶」来摸摸看,比丽香的好么?「妈妈显示着傲人的胸部,小手拉开明义的腰带,掏出肉棒捏弄着。

  」阿┅┅姨,我的是不是┅┅小一点┅┅「明义不敢看妈的眼睛。

  」是小点儿,阿姨还从未试过这么大的。「妈妈一边说,一边除下明义的衣服,站起身,睡裙滑落地上。

  」阿姨好性感,我┅┅「

  妈妈分开大腿,跨骑在明义的身上∶」告诉我,你是怎么想阿姨的?「妈妈把明义的手放在屁股上。

  明义颤抖着说∶」我在梦里梦见您,您还给我┅┅吹鸡巴呢!「」真是坏孩子,来,像对丽香那样对阿姨吧。「说完,妈的臀部缓缓下沉,明义往上一挺,两人的性器结合在一处。

  明义的手在妈妈的背臀上来回的移动着,妈妈按着他的肩膀,随著明义的手套起来,」啊┅┅小鸡巴┅┅好硬的小鸡巴┅┅「小鸡巴也能让她快乐么,我瞪大眼睛,明义的鸡巴在小屄的套动下红红的,」阿姨┅┅我的好阿姨┅┅操死明义吧┅┅噢┅┅「

  妈妈把奶子压在明义的脸上,房里传来明义沉重的呼吸声」噢┅┅噢┅┅「」阿┅┅噢┅┅太刺激了我┅┅我要不行了┅┅噢┅┅「」不行的┅┅啊┅┅明义┅┅时间太短了┅┅啊┅┅小鸡巴┅┅啊!┅┅「妈妈从明义的身上下来∶」你持久力太差了。「

  」阿姨对┅┅对不起,我太兴奋了。「

  妈妈拿起睡裙,回头说道∶」这么晚了,你先回去吧,丽香会着急的。「」阿姨,请您再给我一次┅┅「明义站起来向妈妈肯求着。

  」你还行吗?「妈妈的语调有些轻蔑。

  最好赶他走,我可以让妈妈满足的。

  明义拿过跨包,取出一小瓶药来∶」阿姨,我今天不用回家,我吃了这个后就行的,我妈妈老让我吃。「为了求得妈妈的谅解,明义不惜吐露母子的秘密。

  」是吗?「妈妈有些好奇了。

  」吃了它,我能坚持两个小时的。「

  」真的?「

  」而且┅┅能变粗很多┅┅「

  妈妈扔掉睡裙,眼睛里又回复了媚态∶」那你还不快把它吃了!「明义把两个药丸扔进嘴里,过了有几分钟,他的鸡巴就有了起色,通红的棒肉尖翘起来,后来我才知道,这种药叫」伟哥「。

  妈妈的媚眼死盯著明义的鸡巴,挑拨道∶」现在可以了吗?「」还能再大呢┅┅「

  听了明义的话,妈妈握住鸡巴,刚才只有手掌大小的东西现在已经超过了手腕。」这样很好,来,陪阿姨到床上去。「

  明义搂着妈妈的腰,妈妈拉着他的肉棒,相互牵引着到睡房去了。

  这家伙是不会走了,我从凳子上下来,已经没有再看下去的念头了,不如就去看电影。


  【完】